彭艷妮:公益生態仍處于“正在形成”過程中
標簽:
思想者 彭艷妮 觀察  
彭艷妮:公益生態仍處于“正在形成”過程中
提要
彭艷妮是南都公益基金會的秘書長,在她看來,中國公益生態目前仍處于“正在形成”的過程中,多樣性不夠豐富,自循環也不如人意,尤其是公益的基礎設施建設仍然薄弱,需要各基金會聯合起來一起推動。

自然萬物,都有自己賴以生存的生態,大自然如此,社會如此,公益行業亦如此。一個強大的生態,可以促進不同組織之間的鏈接與溝通,還可以相互支撐、共生,促進整個生態的健康發展。

善達網注意到,自2008年成立起,中國基金會發展論壇就致力于推動基金會行業的生態系統建設,近兩年更是將其作為了論壇的未來發展戰略。主辦方認為,只有推動公益生態系統的完善,民間公益慈善才能健康、可持續地發展。

11月22日-23日,一年一度的中國基金會發展論壇年會又將召開。基金會發展問題再次成為公益行業關注的熱點,而其中的一個話題就是公益生態建設。活動之前,善達網以“構建公益生態建設”為主題,對包括賈西津、李志艷、彭艷妮、呂全斌、劉洲鴻等業內專家和實踐者進行了專訪,探討如何構建一個完善的公益生態系統,基金會在在公益生態建設又應承擔怎樣的角色和責任。

今天推出系列專訪第三篇《彭艷妮:公益生態仍處于“正在形成”過程中》。彭艷妮是南都公益基金會的秘書長,在她看來,中國公益生態目前仍處于“正在形成”的過程中,多樣性不夠豐富,自循環也不如人意,尤其是公益的基礎設施建設仍然薄弱,需要各基金會聯合起來一起推動。

“公益基礎設施仍然薄弱”

馬廣志:您很早就關注中國公益生態建設,在您看來,中國公益生態近些年有哪些變化?

彭艷妮:與之前相比,中國公益生態仍處于“正在形成”的過程中。一個完善的公益生態,首先是要有多樣性,組織形式多樣,關注領域也多樣。其次是要有自循環,有處于上游的基金會,也有下游的草根組織,還有第三方服務機構,而且有完善的基礎設施能夠支撐各方的有效運作。

但現在看來,我國公益生態的多樣性并不夠豐富,比如基金會的形態目前還大都是操作型的,資助型的基金會屈指可數,而其中關注并資助行業生態建設的基金會更是微乎其微。

而且,公益生態里的“大樹”即基金會里的頭部機構分布很不平衡,這些“大樹”比如像中國扶貧基金會、中國婦女發展基金會等國字頭基金會,也包括民間成長起來的像阿拉善SEE基金會、北京新陽光基金會、北京春苗慈善基金會等,主要是在北京、上海、廣州、深圳等地,其他地方“大樹”還長得不夠大。

馬廣志:公益生態的“自循環”也并不如意,您一直呼吁要加強公益的基礎設施建設。 

彭艷妮:基礎設施建設是公益生態最重要的內容之一。總體上看,我國公益行業的基礎設施仍然非常薄弱,而且面臨資源與能力的局限,與公益組織與公益行業快速增長的需求相比有很大落差,制約了更加良好的行業生態的形成。

所以,今年的中國基金會發展論壇年會期間,敦和基金會、南都基金會聯合沃啟基金會、資助者圓桌論壇將專門舉辦一場平行論壇,希望能全面解析公益行業的基礎設施狀況,呼吁更多的機構能參與進來,協同推動行業的生態建設。

馬廣志:我注意到,南都公益基金會前不久支持北京沃啟基金會翻譯并引入了全球資助者支持計劃(WINGS) 的“慈善基礎設施”相關文章。

彭艷妮:是的。WINGS是國際公益行業基礎設施的支持機構,這個報告詳盡介紹了公益慈善基礎設施的定義、特點以及如何發展、加強和評估基礎設施支持組織的價值,還包括一線的觀點,展現了公益基礎設施的全球新視角,反思我們作為一個整體如何促進公益基礎設施的發展。另外,我們還和敦和基金會一起資助資助者圓桌論壇(CDR)來做國內的公益生態基礎設施的研究。

通過這些動作,我們希望能打破公益基礎設施面臨的資源與能力局限,滿足公益組織與公益行業快速增長的需求,促進建設一個良好的行業生態。

“基金會要聯合起來推動跨界流動”

馬廣志:公益生態圈應該有兩個層次,一個是內部環境,一個是外部環境。多樣性和自循環更多的是指內部環境,外部環境是怎樣的呢?

彭艷妮:從外部環境來說,公益行業之外,有政府、企業、媒體、公眾等角色。現在來看,生態內部與外面的交互不夠好,交互界面不友好,阻礙了價值和資源的有效流通。或者說,跨界還差得很遠。企業想參與公益,志愿者想參與公益,都面臨很多障礙和問題。

馬廣志:怎樣才能打破這種局面?

彭艷妮:一方面要加強倡導,但更多的還是要完善公益基礎設施建設,比如公益與企業的合作,這兩種不同文化、不同思維的主體之間需要有一個中間機構來“翻譯”,把雙方連接起來。但現在這樣的機構太少了,只有和眾澤益、惠澤人、善遠、墨德瑞特等,全國能夠數得上的沒有幾個。

馬廣志:考慮到生存和發展以及行業購買力的問題,這可能需要更多的基金會來給予一些資助和支持。

彭艷妮:是的。需要一些基金會帶頭來推動這件事,公益基礎設施是行業的公共品,不是屬于某家機構的,如果缺乏了(這種公共品),誰也不能獨善其身,都發展不好,這就像國家缺了道路、橋梁、水、電、氣等基礎設施,大家都沒辦法有效地開展工作一樣。

而且,大家要聯合起來一起做。比如公益人才缺乏,不是某個基金會憑一已之力能解決的,而是需要聯合起來。中國基金會發展論壇現在有了更多的組委會機構,應該有能力把一些行業性的基礎問題提出來,推動大家共同參與,共同解決。當然,現在有一些基金會已經開始拿出資源來做這方面的事情了。

馬廣志:南都公益基金會一直在資助公益的基礎設施建設。2017年成立十周年時就提出“建設公益生態系統,促進跨界合作創新”新戰略。

彭艷妮:因應社會和時代的變化,南都公益基金會10年間不斷調整機構發展戰略,但從未脫離成立的使命,即“支持民間公益”。“銀杏計劃”、“景行計劃”確實資助支持了公益人和一批優秀的公益機構,讓一些公益“大樹”長起來了,但并未形成一個完善的生態,為公益行業提供服務的第三方機構很少,也沒有形成上下游的完整生態鏈。

所以,南都公益基金會近幾年主要在打造行業生態,包括促進公益內部環境和外部環境的打通,讓資源和價值能夠自由的流動。我們支持的社會企業與影響力投資論壇就是在做跨界這方面的工作,推動商業向善,引導資本關注社會問題、助力社會創新。否則,只是公益圈自己玩,生態不好,也不可持續。另外,我們還做了“南都觀察”這樣的自媒體平臺,希望讓公益圈外的人更多的了解社會的公共議題,而不是公益圈自己封閉在做。

同時,南都公益基金會還資助支持了中國基金會發展論壇、籌款行業培育平臺(方德瑞信)、資助者圓桌論壇等平臺,一方面我們出資金,一方面我們也會加入到它們的理事會,參與規劃和決策,腳踏實地地支持整個行業的生態建設。

馬廣志:南都公益基金會面向的可能是整個公益行業的生態建設。那對地方來說,區域公益生態的構建有什么意義?

彭艷妮:對地方而言,公益生態越完善,草根組織能獲得更多的資源,就能更好地服務本地的社會需求、可持續地解決當地的社會問題。這需要由地方的基金會或樞紐型機構來牽頭做這件事。南都公益基金會參與聯合共建的“中國好公益平臺”也在探索解決行業生態區域發展不平衡的問題。讓做得好的頭部機構與大量的草根組織合作,推動公益第一線特別是縣一級公益組織的發展。

舉個例子,現在山東社會創新中心就在發揮這樣的功能,它與中國好公益平臺合作,通過他們對本省公益組織和社會需求的了解,從外部引進很多資源和公益項目,盤活了省內的資源,推動了地方公益組織的發展,對整個山東公益生態的發展起到了很好的推動作用。

馬廣志:這種合作模式很具有示范效應,可復制推廣到更多地方。但這可能首先需要當地的頭部機構有這種理念。

彭艷妮:是的。這些機構肯定是先要有做好當地公益生態的使命,有意愿要賦能當地的一線公益組織。有了這樣的定位,跟中國好公益平臺的合作就很默契。它們肯定是最重要的力量,我們只是一個外因。

馬廣志:福建公益的生態建設也有很好的成效,在業內有“福建模式”之譽,這可能也是今年中國基金會發展論壇在福州召開的一個原因。您對“福建模式”怎么看?

彭艷妮:“福建模式”與上面提到的“山東模式”還不一樣,它是由當地幾家基金會牽頭在做,主要是林文鏡慈善基金會、恒申慈善基金會、同心慈善基金會等幾家基金會一起,拿出錢來支持本省的公益生態建設。比如他們聯合支持成立了一家樞紐機構——福州市鵬辰社會工作發展中心,現在也是中國好公益平臺的合作樞紐機構,還做了“榕樹計劃”、“束修計劃”等人才培養計劃,很好的推動了當地公益生態的建設。

馬廣志:“火車跑得快,全憑車頭帶”。公益生態建設關鍵還是一個理念的問題,首先要認識到多樣性、自循環和基礎設施建設的重要性,如果“山東模式”“福建模式”能讓更多的省市學習并踐行,中國公益應該是另一種局面。

彭艷妮:這也是我們在中國基金會發展論壇·2019年會平行論壇上要談的一個主要觀點,也是我們正在研究的,就是中國好公益平臺如何能推動地方樞紐機構建設區域公益生態。

另外,也要認識到,操作型的基金會轉型為資助型基金會并不容易,更重要的是要通過我們的努力去影響一些出資人,在基金會成立之前或成立之初就理解支持行業生態建設的價值,從而把支持行業生態建設納入到基金會的使命和工作范疇。當然,這并不容易,行業缺乏有能力跟出資方有效對話的專業的咨詢機構,這也是行業基礎設施薄弱的表現。

馬廣志:您對中國基金會發展論壇在推動公益生態建設方面的作用有什么期待?

彭艷妮:一是要更好的發揮鏈接各個基金會的的作用。比如,通過各地的城市峰會能夠把地方上的公益氛圍帶一帶,同時賦能新成立的基金會。另外,就是要打通界別,讓公益生態內部環境和外部環境更好的互動。他們目前正在籌劃“中國基金會日”,讓社會和公眾更好的了解基金會是什么,在干些什么,這就是很好的行動。

還有,就是需要關注行業的公共性話題,比如去年《社會組織管理條例》征求意見稿出臺后,基金會發展論壇組織大家討論,給民政部提反饋意見,就做得非常好。前不久有兩篇文章是講基金會薪酬水平的,里面提到的薪酬數據不能反映實際情況,這背后有過去相關政策限制和現行政策落實不到位的原因。其實這就需要行業共同來討論,需要中國基金會發展論壇這樣的平臺機構來牽頭組織大家討論,因為這關系到每家基金會的切身利益和發展,需要聯合發聲。

作者:馬廣志


調查問卷 置頂
送迅雷会员永久